李怎怎

When autumn leaves start to fall
when the wind blows
i'm still here
and tell myself
nothing at all

 

秋月白:

存档灵魂:

生 命 当 如 是


【德】赫尔曼·黑塞


远方呼唤着,点燃了殷殷的思念,
这可爱的小径越过山崖、沼泽与皑皑白雪,
引人来到另一座山谷、另一个村落,
接触另一种语言、另一群人们。

对于像我这样的游子而言,
每一条路都是回家的路。


如今,我已不再如痴如醉,也不再想
将远方的美丽及自己的快乐和所爱的人分享。

我的心已不再是春天;
我的心,已是夏天。

异乡对我的呼唤不同于以往,
它在心中回荡的声音,也较以往沉静。
我不再雀跃地将帽子抛向空中,也不再欢唱。

但我微笑。我不是以唇微笑,
而是用心灵、用眼睛、用每寸肌肤微笑。

现在,面对着香气袭人的土地,
我比当年邂逅时更优雅、更内敛、更深刻、更洗练,
也更心存感激。

如今的我,比以前更融入这南国的一切;
而它也为我娓娓诉说更丰富、更详尽的故事。

我的思念,不会再为
朦胧的远方增添梦幻的色彩。

我的眼光满足于所见的事务;
因为学会了看,从此世界变美了。

世界变美了。
我孤独,但不为寂寞所苦。
我别无所求。我乐于让阳光将我完全晒熟;
我渴望成熟。我迎接死亡,乐于重生。

世界变美了。


我漫无目的地游荡着,
在阳光下小憩,自由自在地四处悠游;
我带着一只背包走遍天涯,
即使裤管磨出了陈旧的毛边,依然乐此不疲。

在这阳光下的乡间小路,
我再度激起那一小时对你的爱。
没有人比我更爱你,
唯我给与你支配我的权力,毫无条件的权力。
然而,我天生不是忠实的情人,我用情不专。 

我爱上的不是女人,而是爱情。
流浪者天生如此。流浪的冲动和浪迹天涯
本身就是一种爱情、一种情欲。


旅行的浪漫,一方面无非来自于对冒险的期待,
另一方面则是潜意识里的冲动,
想将官能上的欲望升华,任其化为烟云消失无踪。

身为流浪者,我们这样的人
总将爱情深藏,只因爱情无法实现;
我们总将本该献给女人的爱,
任意投诸村庄、山岳、湖泊、山谷、
偶遇的孩童、桥上的乞丐、草原上的牛群、鸟儿与蝴蝶,
我们将爱情与爱的对象分开,

对我们而言,爱情本身已经足够。
就如同我们流浪并不是为了寻找任何目标,
纯粹只想享受流浪本身,纯粹只为了流浪而流浪。 

我不想知道你的芳名,不想刻意经营对你的爱,
那将让爱泛滥,那将令我生厌。

你不是爱情的终点,只是爱情的原动力;
我将这爱情献给路旁的花朵,
献给玻璃酒杯里摇晃着的晶亮阳光,
献给教堂的红色圆顶。
因为你,我爱上了这世界。

啊,这全是一派胡言。


但在此地,完全没有问题,
更毋须为生存寻找任何借口,
而思考只是一种有趣的游戏。

我希望多一双眼,多一叶肺.....


如同白昼在早晨与夜晚之间出现一样,
我的生命就在流浪的冲动与对家的渴望中度过。

也许,有朝一日我能达到那样的境界,
将流浪与异乡藏诸于心,将景致留驻于心,
毋需只为了亲自体验而流浪。
也许,我能把家乡藏在心中,
不再眷顾红屋与花园,心中自有故乡。

如果真能如此,生命将截然不同!
生命若有重心,所有的力量将从中散发。
 

然而,我的生命正是缺乏重心,
因而在一连串的极端之间摇摆、晃荡,

一会儿渴望安定的家,一会儿渴望漂泊;
忽而希冀寂寞与修道院,忽而渴望爱情与人群;
曾收集无数书画,却又一一送出;
曾纵情放浪,但又转为禁欲修行;
曾信仰生命、崇尚生命为一切之本,

但又看穿所谓生命,
不过是为了满足肉欲享受而存在罢了。


但改变自己不是我的责任。
我仰赖奇迹出现。
倘若有人想找寻奇迹、引导奇迹、协助奇迹发生,
奇迹反而会从身边溜走。

我的宿命,是漂浮于许多相互牵制的极端中,
与奇迹擦身而过。
我的宿命,是永不满足并饱受流离之苦。 

无法达成的目标才是我的目标,
迂回曲折的路才是我想走的路,
而每次的歇息,总是带来新的向往。

等走过更多迂回曲折的路,等无数的美梦成真后,
我才会感觉失望,才会明白其中的意义。

所有极端与对立都告消失之处,即是涅槃。
我所向往、渴慕的那颗星,依然在我心中熠熠闪烁。


如果一株植物被折断或枯萎
那么它会赶紧结出种子,因为这正是它生存的意义。
所以,当生活敏锐度受到伤害时,
我会抽身回到工作,回到思考及艺术,
因为那是我生命及存在的目的。


时光荏苒,何其芬芳
精神渴望血
犹如白日渴望黑夜。


——摘自《堤契诺之歌》


评论
热度(9)
  1.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土媚儿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3. 李怎怎秋月白 转载了此音乐
  4. 冰凌花。秋月白 转载了此音乐
  5. 秋月白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 

© 李怎怎 | Powered by LOFTER